您当前的位置:院长专栏

国学教育之使命--蔡恒奇

 

一词最早出现在《易经》中。“观乎天文以察时变,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。”文化在这里体现。也就是说要用这个文来教化天下,让天下人向这个文去走近去融合。所以这也是我们今天的任务。那我们要搞清楚,什么是真正的文。真正的文有定义。圣人所写的弥仑天地之道,叫文。所以文以载道,如果不载道就不能称做文。什么是文化?文化是民族的标志,文化是民族的精神灵魂,文化是无形的制度,文化是内在的法律。有什么样的文化,就会有什么样的人。文化决定了我们所有的价值观和方向。古时候有个词叫“文治武功”,马上得天下,马上就要回归到以文来教化天下的步骤中。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国人当做宝贝代代相传的,缺了就不行的,它一定是最精华的。那么什么是国学?国学一词最早出现在礼记里“乐师掌国学之政”,这个国学当时是学校的名字,专门培养诸侯、卿大夫和民间特别优秀的孩子,也就是培养国家未来领导人的。让他们学什么呢?学道。今天我们大家基本上承认国学是儒释道一体的文化。而我又认为应该以儒家文化为核心,因为这是我们中华文明几千年来赖以存在的核心内容。国学是人学。《大学》里讲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”我们做人都得以修身做为目标,“其本乱而末治者,否矣”修身做不好,其他一切都不要谈。所以我们看中国文化,做人做得最好的,学得最好的,是圣人。他们天人合一了,与日月合其明,与天地合其德。动则为天下道,行则为天下法。他们怎么说?“口无择言,身无择行”说圣贤说的话,按圣贤所说的去做。孟子怎么说?言必称尧舜。这就是圣人。其次是贤人、君子、士人、庻人。士人这个阶层在中国是个了不起的阶层,专门培养有道德的人来做官,修身做得好,道德做得好,你去做官。孔子对此有个比喻“如果士人不做官,就相当于农民不耕田”士人要把所学的天地之道、智慧拿来教化百姓。庻人又叫老百姓、小人。得小道,得道小的人。现在我们把坏人叫小人,这是抬举他呀。那么怎么区分大人和小人?孟子的弟子公都子问孟子“君视人也,或为大人或为小人,何也”孟子说,“从其大体为大,从其小体为小”身有大小体有贵賎,那我们的身体什么是贵什么是贱?孟子曰:“耳目之官不思,而蔽于物,物交物,则引之而已矣。心之官则思,思则得之,不思则不得也,此天之所与我者。”这里圣人用耳目来代替感官,靠感觉来行动就会被外物诱惑,成为小人。而心却有思考的能力,这是上天赋予我们的。任何事你用心去思考,就会成为大人。我们常常看到,今天的各种音乐歌曲出了问题,文化出了问题“文不当故吉凶生焉”。 我们儒释道三家,道家讲“真人”释家讲“善人”儒家讲“君子”,都推崇做人,所以概括起来,国学就是“人学”。人正确,世界才能正确。西方人看重物,把产品做成标准。我们圣贤了不起,把人做成标准,什么标准啊?“仁义理智信,温良恭俭让”你多做就多得,少做就少得!
我们君子是什么形象?我们来看孔子。当年孔子欲居九夷,旁人就说了“陋,如之何”孔子怎么说呢?“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?”再看苏东坡,屡次被贬,贬到徐州、杭州、惠州、海南。所到之处,泽被百姓,所存者神,所过者化。这就是圣贤啊。
我们常常思考的问题,是我们从哪里来?西方搞不清楚。我们都来自于父母,那父母从哪里来?来自于天地呀。万物一体谓之仁。我们的身体就由这些五谷杂粮组成,由天地来养育。万物养育我们,我们要回报天地。万物是人的尺度,而不是反过来。中国文化的本源就是天,就是道。老子说,道者万物之奥,善人之宝,不善人之所宝。儒家孔子则强调,志于道。我们学什么,学的就是道,天地万物变化的规律。所以我们中国人信仰的是天道。修身的目的就是合道。
中国文化的本质是什么?是羊文化,善良温顺。我们可以从几个字窥见一斑。美、义、榜。古时候的学校叫痒,就是把年轻人集中起来,教他们学会如何伺候老人,如何行孝。这就是教育。我们现在学校学的数理化,学了那么多年,没有人性的教育,不教孩子人性,孩子能有人性吗?所以古人讲,行有余力则以学文。行是行什么?孝悌忠信。古人是靠善来管理国家。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却没有说让什么样的人先富起来。这样一来,大家都比着来。可是我们古人是有标准的“周有大赉,善人是富”,让善良的人先富起来,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治国之宝呀。所以孔子讲“举善而教不能”,让善良的人先富起来,先贵起来。古人做事讲至诚,把事情做透,智慧就会生成。
我们中国儒家讲究五伦关系,首要的就是夫妇,让我们了解什么是爱。但是了解之后要扩充,延伸到父子、君臣、昆弟、朋友。这是一个完美的关系图,解决了家庭的和谐和社会的和谐。并由此产生五德。这是中国文化的核心结构,从这里把爱发散出去。
那我们的中国人的信仰是什么呢?天道、父母。我们的信仰无处不在,“无不敬”。我们讲究五心“感恩心、恭敬心、真诚心、羞耻心、是非心”,这是与“仁义礼智信”相对应的。我们根据规律定下规矩,这是我们生命成长的法宝,是我们通向自由的“高铁”啊。信仰对我们的生活其重要意义是无庸置疑的。我举个例子,有人统计过两个同时代的家族200年后的情况,一家是信基督教的爱德华兹,另一家是著名无神论的宗师马克.尤克斯。结果发现差别实在太大了:信基督的爱德华兹家族人口数1394人,其中有14位大学校长,70位律师,30位法官,60位医生,60位作家,300位牧师、神学家,3位议员,一位副总统。而无神论的尤克斯家族人口总数903人,其中有310位流氓,440位患有性病,130位坐牢13年以上,7位杀人犯,100位酒徒,60位小偷,190位妓女,20名商人(10名实在监狱学会经商的)
  当前我们所面临的困境是什么呢?千年变局。未闻
变于夷者也。

西方国家是靠侵略来扩大版图,而中国是被侵略后,以文化来同化异族,扩大版图。但今天社会,我们把西方的理论奉为至宝。举例说吧,大家奉行的西方的“亲子教育”,把孩子放在第一位,做反啦!却不知我们古人奉行的是“亲亲”。把父母至亲放在第一位,让孩子看着我们行孝,这才符合天道,能把爱联系起来。大家推崇的“益智玩具”,真的益智吗?孩子专注于玩具中,他的心只有玩具这么大。如果他的心在天地之间,在大自然,他的心胸就有天地那么大。老子就是这样看天看地看出来的呀!
  我们国学界存在的问题是什么?把道当知识,当学术。我们的中国文化,“仁义礼智信”还用研究吗?我们中国文化不是研究出来的,是做出来的呀!“我欲仁,斯仁至矣”。所以我们成立北京人文大学国学院,目的就是为了探索“以文化为本”的人才培养模式,把圣贤的智慧落实到孩子的生命中,生活中。因为任何智慧如果离开了生活和生命,都无法成为心性土壤的种子。所以我们要求我们的老师“以生命培养生命,以灵魂引领灵魂”。修身是一切的根本。不修身,把缺点放在身上,就像把不定时炸弹放在身上。中国人应该有中华民族的教育,没有圣贤教育,这个世界就不会有君子,没有君子的世界,到处都是小人!读书是为了明理,但是明理了不做更糟糕啊!

最后,送大家一句话“道德,万物之奥,善人之宝,不善人之所宝。祝每个人内心都能充满大道!”